幼小兒子得了癌症,在進行手術的時候,母親卻祈禱兒子不要活著出來,原因竟然是..太痛苦了!

兒子得了癌症進了手術室,母親卻祈禱兒子不要活著出來


那一年我26歲,我兒子剛剛1歲多一點。

有一天夜裡,兒子丟丟突然哭鬧起來,不管我和丈夫怎麼哄他,但他就是哭個不停,直到他哭累了才睡著。第二天早上,發現兒子左邊眼睛里紅紅的。到醫院去檢查,大夫告訴我回家點點眼藥水就好了。過了六七天,兒子的那隻紅眼睛還沒有消退。我又抱著孩子去了醫院,這次大夫仔細地查了又查,最後告訴我,孩子的左眼失明了,而且有可能是眼癌!我一下子就嚇傻了!

第二天,我和丈夫帶著孩子去了北京一家權威的眼科醫院。等了一天結果才出來了:兒子丟丟真的是眼癌!

看到這個結果,我癱軟在走廊的椅子上。大夫還說:得上這種病眼睛不但會瞎了,而且隨著腫瘤的不斷增大,臉部還會嚴重的變形。孩子現在化療能有50%的希望,但必須要做眼球摘除手術。化療的結果是一邊的臉永遠是一歲時候的樣子,而那半邊臉卻正常生長。即便是手術成和化療成功,孩子最多也只能活到七八歲。


我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這個結果是真的。我瘋狂地抓著的大夫的手大喊著:「給孩子快做手術吧!求求您了!」可我冷靜下來清楚地知道,手術和化療對一個才一歲的孩子來講太痛苦了,更殘忍的是,如果他活到了8歲,他什麼明白以後,他的痛苦更難以想象,因為他還是難逃一死啊!

那天晚上,我和丈夫做出了一個一生中最艱難的選擇。這個決定雖然是殘忍的,但也是無奈的!寧願讓兒子快快樂樂地活上一年,也不能讓他受盡折磨之後再離開這個世界。


第三天晚上,我自己一個人背著我的丟丟,走在深夜安靜的街道上,一直就這樣走著。我也不知道要和丟丟去哪裡,我也不在意去哪裡,我只想和兒子在一起。

「丟丟,媽媽很愛你,你知道嗎?」丟丟說:「媽媽,我知道,媽媽最愛我了。」我流著淚說:「丟丟,媽媽愛你,不管媽媽做什麼,你要明白媽媽是為你好。」丟丟說:「我知道,媽媽。」我問:「丟丟,你如果轉世還做我的兒子,好嗎?」什麼話都會說的丟丟卻再也沒有說話了。我的淚水滴落在兒子的臉上。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地過去,我一直有一種幻想,可能是大夫誤診了,我兒子得的就是普通的眼病。但是,兒子還是每天閉著眼睛躲在我的懷裡:「媽媽,我難受,痛。」每當我聽到兒子說這話的時候,心就會陣陣的刺痛,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緊緊地抱著他,祈禱老天爺能把兒子所有的疼痛都轉移到我的身上。「丟丟,不要怕,有媽媽在這裡呢……」

丟丟仍然做了手術。因為他左眼裡的那個東西長大了,合不上眼睛。丟丟被推進了手術室,小小的身體躺在大大的病床上,顯得有些單薄和可憐。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要被抽空了,雙手捂著臉默默地祈禱著:「別讓我的丟丟活著下來了,就讓他死在手術台上吧。」我可能是瘋了,我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那樣想。

手術室的門打開了,丟丟的小身體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我上前連忙抱起丟丟,我怕他就這樣飛走了。



麻藥勁兒過去了,丟丟瘋狂地拉扯著他臉上的紗布,掙扎著大叫:「媽媽……難受啊!媽媽!痛啊……」丈夫用力地抓著兒子的手,一邊喊我:「春華,快點,幫我抓住另一隻手,別讓兒子把紗布扯掉了。」我勉強地拖著虛弱的身體從床上站起來。這時,丟丟掙扎著向我揮動著一隻小手,喊出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一句話:「媽媽!救救我啊……」那種嫩稚的喊叫聲,無比的凄涼和無助!

我終於崩潰了。當我醒過來的時候,丟丟已被大夫打了安定針,正在昏睡著。

每次帶丟丟去換藥的時候,我都不敢進去,我是不想看到孩子做完手術的那隻眼睛。我躲在走廊的一角,但我還是能聽到丟丟痛苦的喊聲:「媽媽……媽媽……」。我又躲到電梯里,我用力地捂著自己的耳朵,但是喊媽媽的聲音仍然飄蕩在醫院的每一個角落。



丟丟走了,沒有任何的徵兆。那天,丟丟什麼也不吃,不停地在我的懷裡地喊著:「媽媽,難受。媽媽,我痛。」在病房裡,我抱著即將離開我的丟丟放聲大哭。「丟丟,你為什麼啊,為什麼要離開我啊!我是你的媽媽,可我為什麼就救不了你啊!」是的,悲哀的不是孩子的病,而是我做媽媽的眼睜睜地看著他離開,卻不沒有一點的辦法救他。如果用我的生命能救回我的兒子,我情願死一萬次!

丟丟走了,真得走了,永遠地離開我了。丟丟走的時候沒有像大夫所說的那樣,他的臉基本沒有變形,右眼也沒有失明,臨走的時候他還能看到我,他用他的小手緊緊地抓著我,丟丟知道,媽媽會永遠守在他的身邊。

老人們告訴我,這麼小就得病死的小孩子要埋在路邊。可我執意不肯。丟丟在的時候已經受盡了病痛折磨,我不能讓他的身體在冰冷的泥土中遭受各種蟲蟻的侵害。我怕他冷,怕他醒來的時候哭喊著找媽媽。

我沒有去火葬廠,我不敢去,我無法面對死去的丟丟,我怕自己受不了。

回來后,我堅強的丈夫,在孩子生病的那段時間他沒有哭過,但此刻,他卻在床上翻滾著,捶打著自己的胸膛,撕扯著自己的衣服,嚎嚎大哭。他不停地告訴我:「春華,我疼啊!我心疼啊!」我也哭著抱著他的頭,丈夫虛弱的像個孩子。

我小心翼翼地把丟丟那少的可憐的骨灰包起來,放在我的胸前。這一夜,我期望丟丟在天堂也能夠感受到媽媽的呵護和體溫。




via:tout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