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犯錯的孩子,父母有時候不妨「裝裝傻」,放下鞭子,停止辱罵,效果往往會事半功倍!!


晚上11點,準備關燈睡覺的時候,突然聽到兒子房裡有窸窸窣窣的聲音,立刻引起我的警覺:他9點半就關門睡覺了,怎麼到現在還有動靜?


我立刻到沙發茶几上找他的手機,沒有找到。不用說,他一定是關在房裡玩手機。我的氣不打一處來:三番五次、軟硬兼施,可他還是屢教不改,只要逮著機會,就偷偷玩手機!


怎麼辦?是破門而入抓個現形?還是佯裝不知隨他去?估計他也差不多累了要睡了。我深吸了一口氣,走到兒子房門口,敲門。裡面一陣忙亂,然後兒子警覺地問:「什麼事?」「降溫了,你要不要加床被子?」我抱著被子,站在門外問。


兒子忙說:「不冷!不冷!」「不冷也要加一床!」於是,兒子不情願地打開了門。我將被子抱進去,不動聲色地說:「早點兒睡,明天還要上學。」兒子將我推出屋:「好了,好了,我要睡了!」


我回屋關燈睡覺。過了一會,屋外有小小的聲響,我知道,那是兒子躡手躡腳開門,將手機放回了客廳。手機平時都在茶几上,以便鬧鈴響的時候,我們都能聽到。


我暗下決心,以後每晚必須看好手機,不能再讓兒子偷偷帶回自己房間。對於自覺性差的孩子,提高警惕是必須的。


第二天早上,辦公室的同事張姐遲到了半個多小時,而且臉色蠟黃、精神萎靡,明顯是睡眠不足。一問才知道,她是為了兒子的事生氣了一夜。


原來,張姐的兒子躲在被窩裡玩iPad,被張姐抓了個現形。但兒子死不承認,說自己只是在給iPad充電。之後,張姐舉證無數,兒子又狡辯說,自己是在查資料。張姐氣得摔了iPad,兒子叫囂著要摔張姐的手機……一家人折騰到半夜,最終以張姐同意再買一個iPad為條件,她兒子才善罷甘休。早上6點多,只睡了3個小時的兒子昏沉沉地去上學了,而張姐也是又氣又困……


看著張姐憤憤然的神情,我不禁慶幸自己前一夜的「裝傻」。如果當時破門而入抓個現形,兒子要麼像張姐兒子那樣萬般抵賴、死抗到底;要麼俯首認罪,任我辱罵。前者的「無賴」形象會激怒我,而後者的毫無尊嚴、「丟盔棄甲」又是我真正想要的嗎?


深夜時分,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保證足夠的睡眠,以充沛的精力迎接第二天的工作學習。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激烈的爭吵和不良的情緒都是不適宜的。而且,有些爭執是真有必要嗎?其實大道理孩子也懂。哪個孩子不知道玩手機傷身又費時?哪個孩子不知道半夜應該睡覺?哪個孩子不知道父母都是為他好?可雙方激烈碰撞時,跟他們大吼大叫沒用,講道理也沒用。


而且,相比玩手機帶來的危害,父母「抓現形」給孩子心靈帶來的傷害可能會更大,因為再「調皮搗蛋」的孩子,也都需要父母的信任。那麼,面對「耍聰明、玩花招」的孩子,你只能避其鋒芒,學會裝傻,讓他暫時勝一勝又何妨?


當然,父母也不能完全「無為」。對有悟性但自覺性差的孩子,要以外松內緊來應對,表面裝作沒什麼事,充分信任,但暗地裡對他的「作案工具」嚴防死守,也要求「作案空間」開放化,比如不關緊門窗,消除一切「作案」可能性。對玩性大但悟性弱的孩子,那就還得找個時機好好點撥,讓他明白父母並不是真傻,只是給你台階下,給你面子而已。


其實想想,誰的童年沒有讓家長費心費神的時候。我們也曾在作業本下藏一本武俠或者言情小說,在聽到父母的腳步聲之後,馬上將小說合上,然後認真寫字,或者是鎖眉思考。父母看到我們在「認真」寫作業,總是高興地點點頭,還關切地囑咐一句:「別太累,早點兒休息吧!」


父母的信任,往往讓孩子無地自容,從此丟下閑書,發憤讀書。教育大師也說過,享受父母信任的孩子,會生髮更多的內在動力。


有的父母,時刻以一雙偵探的眼光盯著孩子,以找真相、抓現形而洋洋自得:你肚子那幾根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遇到「偵探」父母,孩子要麼鬥志高昂,一定要和你爭個高低;要麼繳械投降,對什麼事情都沒了興趣。自己累得筋疲力盡,也讓孩子深受其害,兩敗俱傷,又何苦?


「偵探」父母為什麼要這麼做?其實,他們內心真正害怕的是失控。


你應該好好寫作業!你應該安靜睡覺!你應該按我的要求去做!時刻盯緊你,就是為了防止你脫離我的掌控!抓你個現形,就是要及時終止你的脫軌,繼續掌控你!


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不是父母手中的木偶,偶爾犯犯錯,偶爾使使壞,也很平常,那是他成長的必然。父母放下內心的掌控,不妨「傻一傻」,放下鞭子,放下批鬥,充分尊重他,充分相信他,給他自我糾錯的空間。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