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親手將夫人埋葬,幾年後,卻看到她出現在別人家!


在我的家鄉, 有一個關於「夫人」來歷的傳說,夫人即是「福人」。


很早以前,有一個叫胡佶的後生,出身貧寒,卻不甘平凡。他經常去廟裡祈求,希望自己能時來運轉,大富大貴。


不知是不是他的誠心感動上蒼。這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老人說:「你命中有一個貴人,只要娶到她,就能給你帶來福運,使你一生富貴。那人叫李秀雲。」


夢醒後,胡佶大喜,到處打聽李秀雲。終於在鄰村找到一個叫李秀雲的女孩子。父親已逝,母親改嫁,她跟叔叔生活。這李秀雲年芳二八,模樣清秀,還未許配人家。只是她家裡比他家還要窮,怎麼助他發財。


雖有疑問,可還是去提了親,對方一口答應。數日後,便將李秀雲娶進家門。


李秀雲是個勤快的女人,她看到胡佶家後院荒廢著很是可惜,便決定種些青菜。


自打胡佶父母去世,這地就無人打理,已荒了七,八年。現在整理起來,著實費力。


牆根兒的土地更堅硬,他用儘力氣,突然,下去的鋤頭碰到一個僵硬的東西。


胡佶以為是石頭,挖出來一看,卻是一個青銅罐,裡面裝有半罐白銀


發財了。胡佶大叫了一聲,抱著罐子跑進屋內,說:「秀雲,你真是我的『福人』」。


有了這些銀子,在李秀雲的建議下,開了一家米店。


這好運氣要來真是擋也擋不住。胡佶的米店很快就成了本地最大的米店,有了更多的錢,他又開了布莊,酒樓。


十年的時間,胡佶成為城裡最有錢的人。而李秀雲在給他生了一個女兒後,身體元氣大傷,已無當年的風華。


那些未出閣的女子卻是蠢蠢欲動,為進胡家使出各種手段。

胡佶錢多了,花花腸子也多了,早忘了當年的種種。在外面偷嘴不夠,又開始往家裡納妾。


李秀雲心裡有氣,表面卻得裝出大度。本來身體就不好,鬱鬱寡歡,沒到一年便去了。


這時的胡佶才知道自己錯了,李秀雲的死對他打擊很大,給她厚葬,立碑寫著,福人李氏。


說來也怪,自從李秀雲去世後,胡佶的生意便事事不順心,到處虧本。


五年後,突然冒出一個姓劉的大富商。在城裡開了各種店鋪,每一個店鋪都大賺,把胡佶更是擠兌得過不下去了。


這天,他路過那劉家宅院。正看到劉老闆和一個女子從門裡出來。他輕撫著她,眼神里滿滿的溫情。


在看到那女子的容貌後。胡佶驚呆了。是李秀雲。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胡佶忙上前:「秀雲。」那女子看他的眼神卻充滿陌生:「你說什麼?」


「秀雲,你不記得我了?我是胡佶,你的夫君。」胡佶急了。


劉老闆推開胡佶:「胡說八道些什麼,哪來的秀雲,她是我的娘子,叫陳仙兒。」說著,拉著女子返回宅院,並關上大門


胡佶在門外苦苦哀求了一整天,夜深了也不願離開。


就在他又急又餓的時候,夢裡那個老人突然出現在他面前,老人看著無奈地說:「你自己不珍惜,怨不得別人了。」


「你是誰?」


「李秀雲是我女兒,為了她我已經違背了天理,放棄投生轉世的機會。只是希望她能幸福。」

原來李秀雲的死和他的親手埋葬,都是老人製造出的幻覺,他把李秀雲帶走了,抹去她的記憶,又幫重新她找了一個能真正疼她的男人,同樣也送那男人大富大貴。


胡佶已沒臉再去懇求,跌跌撞撞地回到家,之後一病不起,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個月,生意也因無人打理一日不如一日……


這事後來口口相傳,福人就成了夫人。




【故事完】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