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撫養弟弟長大,重病後被趕出家門,報應來得太快了!

張菊的母親生完弟弟後就死了,父親另找了個媳婦,重新成立了家庭。留下張菊和弟弟兩個人相依為命。

父親離開家那一年,張菊現已18歲,考上了大學也不去讀,就在家裡照料還未一歲的弟弟。

18歲的張菊,沒有學上,背著個爛包在城裡打3份工,賺錢養活弟弟。

本該是青春年華的張菊,身邊錯過了一個又一個想要和他在一起的男人,由於男人們看到了張菊的弟弟,長得又那麼像,都認為是張菊的私生子,嚇得男人都跑了,沒人敢娶她。

張菊也就斷了愛情的念想。

張菊養育弟弟上了小學,上了初中,又上大學。

弟弟大學一畢業,回到老家工作,還帶了個女朋友,說是要結婚,就把張菊住的大卧室給徵用了。張菊心疼弟弟,把節衣縮食的錢全拿了出來給弟弟操辦了婚事,完成了一件大事。

弟弟住進了大卧室,張菊住在次卧,等弟弟有了孩子,又把次卧讓給孩子,姐姐只好住在客廳。住在客廳好幾天,怎樣住怎樣彆扭,弟媳婦的目光又毒辣,總讓人覺得張菊是弟弟一家的負擔。

有一天,張菊暈倒了,弟弟把張菊送到了醫院,一檢查竟然是患了絕症,病因都是這些年累的,很多病都由來已久,沒有趁早根治,就熬成了絕症。

張菊操勞一輩子,把弟弟養大,醫生說病還是有希望治好的,但就是需要錢。

張菊沒錢了,錢全給了弟弟,弟弟又很不甘願花錢給張菊治病。

弟弟覺得這種病無所謂,就給張菊交了住院費,自己就回家了。

張菊計劃在家裡活一天是一天,總比待在醫院活受罪好。

可是回到家,卻發現門打不開。

也是。打不開就對了,弟弟把張菊扔在醫院,認為這幾天姐姐就會在醫院直接死掉,以免自己還得處理後事,乾脆就換了鑰匙,重新開始日子呢。

此刻的屋內弟弟和媳婦正在磕著瓜子看電視

弟弟:「是啊,幸虧老婆你聰明,換了鎖。」

弟弟和媳婦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等開鎖的人來了,進了屋,滿屋子的天然氣味,原來是天然氣泄漏了。

弟弟,弟弟媳婦,弟弟孩子,一家三口,全部天然氣中毒,死了。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