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有一股難聞的氣味,那股難聞的氣味越來越濃烈

寥寥開了一家服裝店,生意做得紅紅火火,每天來店裡的客人絡繹不絕,寥寥為此大賺了一筆,心裡樂開了花。不要看寥寥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的姑娘,年紀也才20歲,憑著她八面玲瓏的處世之道,和還算漂亮的臉蛋,把自己的店做得是風生水起。

「李太太,您來啦,今天剛好來了一批新貨,件件都是極品,都是大品牌的,穿在您身上,一定是非常的漂亮,特別的適合您的氣質。」寥寥媚笑著,引進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李太太看都沒看寥寥一眼:「拿來我看看吧。」寥寥呵呵的笑著:「好的好的,您稍等一下,我給您拿去。」李太太坐在沙發上,隨手翻開了一本雜誌。

「老妖怪,粉擦得像是刷油漆一樣,嘴那麼紅,活像一具老殭屍,呸!」寥寥在拿衣服的時候,將李太太咒罵了一遍。她笑臉盈盈的將衣服遞給李太太,那是一件粉紅色的旗袍,蠶絲做的,輕盈且柔滑,拿在手裡很舒服,旗袍上綉滿了奇異的花型,顏色稍微有一點點的深,淡淡的能看出來。李太太眼前一亮,似乎很喜歡這件衣服,看來這件衣服也能賣個好價錢,嘿嘿,寥寥心裡樂開了花。李太太拿著衣服去了試衣間

過了十幾分鐘,李太太還沒有出來,寥寥在外面問道:「李太太,這件衣服是蠶絲做得,穿在身上非常的舒服,您穿好了嗎,大小合適嗎,需要我進來幫您嗎?」裡面沒有回應,似乎沒有人一般,寥寥將耳朵貼在門上,裡面聽不見任何聲音,似乎連呼吸聲都沒有,寥寥嚇了一跳,不會是暈倒了吧。「李太太,您在裡面嗎,我可以進來嗎?」寥寥試探性的問道,裡面還是么有任何反應,「李太太,我進來了。」寥寥小心的用鑰匙打開門,裡面立刻有一股力量將寥寥拉了進去。

試衣間的燈光似乎比平時暗淡可很多,寥寥被人拉進來本來有著一股火氣,這李太太是不是瘋了。等她看清楚的時候,她嚇得跌坐在地上,面前的李太太像是死去好幾天的,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屍臭,寥寥差點吐出來,她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李太太身上滲出一層油油的東西,上滿爬著歡快進食的屍蟲們,看上去恐怖異常。寥寥想要尖叫,但是聲音被堵在喉嚨里,只有沙啞的嗚嗚聲。李太太的嘴角裂開了一個詭異的微笑,嘴裡的屍蟲掉了一地,寥寥終於忍不住尖叫著爬起來逃出試衣間。

寥寥趴在垃圾桶上大吐起來,她一抬頭看見李太太正穿著那件衣服在鏡子面前,扭來扭去的照看著。李太太輕蔑的看了寥寥一眼:「怎麼了,廖老闆,不舒服嗎?不舒服就早點回去休息吧!」寥寥驚恐的看著眼前的李太太,她衝進試衣間,發現一切如故,地上沒有屍蟲,燈光也很明亮。李太太莫名其妙的看著寥寥的舉動,哼了一聲:「廖老闆,別這麼拚命賺錢,錢是賺不完的。」李太太意味深長的看了寥寥一眼,寥寥有些心虛的地下了頭。李太太留下買衣服的錢,穿著衣服走了。

寥寥諂笑著送走了李太太,她丟掉了垃圾,靠在沙發上,剛才看見的真的是自己的幻覺嗎?寥寥鼓起勇氣再次來到試衣間,裡面燈光依舊很足,沒有任何的異樣。地面和牆壁乾燥且乾淨,別說屍蟲了,就連一點垃圾都沒有,只有幾根掉落的女人的頭髮。難道自己眼花了,不對啊,寥寥覺得自己當時是很清醒的,她肯定自己不是被拉進去的,而是被一股力量吸進去的。寥寥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明明自己出來的時候,李太太就在外面,看來自己真的是累了,出現了幻覺。

今天的生意依舊不錯,寥寥有些累了,附近的店面都已經關門了,寥寥累的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上午經歷的恐怖經歷她早就拋在了九霄雲外了。恍惚中,有一隻手在自己的臉上遊走,冷冰冰的。寥寥一個機靈打掉了那隻手,尖叫了一聲。「你發生么神經!」李先生怒吼道,寥寥一看,原來是李先生在撫摸自己的臉,她馬上張開了雙臂摟住李先生的脖子:「親愛的,你來了,剛才我做噩夢了,把你嚇到了,對不起,寶貝。」李先生拉下寥寥的手:「在這裡不方便,外面人來人往的,咱們進去吧。」寥寥點頭答應著。

兩人先後進了試衣間,這間店就這裡是隱蔽的地方,裡面還有一張不算小的沙發。寥寥正在與李先生親熱的時候,突然感覺周圍有一股難聞的氣味,那股難聞的氣味越來越濃烈,嗆得寥寥直難受。寥寥推開李先生,燈光下,李先生的脖子上有一條很大的疤痕。疤痕邊緣的肉翻出來,紅猩猩的,還不斷的往外冒著血水,李先生呵呵的笑著,嘴裡流出血來,滴了一地。寥寥從沙發上跌落下來,不斷往後靠,「別過來,你別過來!」

李先生耷拉著腦袋,嘿嘿的笑著,僵硬的一步一步向著寥寥走來,寥寥衝到門前,想開門逃出去,誰知道不管她怎麼用力都打不開,寥寥不斷搖晃著門,門卻像磐石一樣。寥寥緊緊地靠在門上,看著李先生一步一步向著自己靠近。寥寥情急之下使勁一轉門把手,門竟然開了,寥寥欣喜若狂的拉開門想逃出去。誰知道,門外等候她的,是李太太,渾身上下布滿屍蟲的李太太。

寥寥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出去了,她立刻跪在地上不斷的扇自己的耳光:「李太太,是我下賤,勾引李先生,是我不要臉,破壞您的家庭,是我不要臉,我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哈哈哈……李太太大笑起來,她沒有回答,她只是伸出沾滿屍蟲的手指,掐住寥寥的脖子,寥寥本能的想要撥開這雙手,但是被後面的李先生拉住了自己的雙手,寥寥使勁的掙扎著,漸漸失去了知覺,在痛苦的折磨中,結束了生命。

原來,幾天前,李太太發現了寥寥跟李先生的姦情,跟他理論的時候,兩人發生爭執,李太太被李先生掐死,李先生被變成鬼的李太太製造的幻覺害死……

第二天,人們發現了寥寥的屍體,她把一條粉紅色的裙子系在掛衣服的掛鉤上,自己跪在地上,把自己活活弔死了,死狀相當的詭異恐怖。破壞別人婚姻的人,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