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上市了!

一陣秋雨一場寒。

入秋以來連續幾場秋雨,颳走了炎炎暑熱,颳走了人們心中的燥熱和煩悶,刮來了無邊無際的藍天下朵朵白雲在悠閑地飄呀飄。在陣陣金風的吹拂下,四海八荒的田野里的各種莊稼都開始收割了,各種堅果也開始在人們的不知不覺中上市開賣了,糖炒栗子就是其中一例。

這糖炒栗子,說起來起源甚早。北宋都城汴京城,有一個叫李和兒的炒栗高手,京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商戶皆欲學

之,終不得要領。後來,汴京失陷李和兒被擄到北京,日夜思念故國,以淚洗面,求歸無門。後有南宋使臣到北京,李和兒

帶著許多炒栗,獻於使臣。獻栗子的人與吃栗子的人相對無言,唯有淚千行。

大約千年後,「失了節」的周作人寫了一首詩,再次提起這位李和兒:燕山柳色太凄迷,話到家園一淚垂。長向行人供炒

來,傷心最是李和兒。

有故國之思、滿懷矛盾的周作人,當時已經無可辯駁,只能自比北宋李和兒。他的這口栗子,實在很難下咽。

我不曾遇到過李和兒這樣的炒栗聖手,到也在街頭巷尾遇到過很多糖炒栗子的攤販。基本上都是簡易的鐵皮房邊,外掛著一盞明亮的電燈泡,店主基本上是夫妻店,男的力大,用手上的鐵鏟在一口黑的發亮的大鐵鍋里不停地翻炒著栗子,女的則負責向四處吆喝、裝袋、稱重和收費,分工明確,相得益彰。

栗子好吃,皮卻難剝,厚厚的栗子殼與香甜可口的果肉之間還有一層黃褐色的果衣。趁熱時好剝,卻極燙,溫度冷卻后,果衣就會和果肉粘連在一起,難捨難分。要剝出一個完整的栗子,需要費不少事。除了耐心,自然少不了一份情意在裡面。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雖然每年收穫的栗子大致都是一個模樣,但是街邊翻炒栗子的人卻不盡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