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經》心靜,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又叫《心經》,又叫做《般若心經》。有人說,這部經是大般若經的心,能總持一切法門,所以叫做心經。又有人說,三藏十二部,經籍甚多,惟有這般若波羅蜜多是一切經籍的核心,所以叫做心經。在我們看起來,這兩種解釋,都是對的。

一樣的心經,不一樣的感悟。今天我們繼續分享老和尚們是如何解讀《心經》「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

應慈法師:「諸法」就是「五蘊」。「諸法實相」就是五蘊的實相。

文殊法師:「諸法」指前面所說的五蘊,包括宇宙萬有一切現象。「空相」,是指宇宙萬有的本體,即眾生的真心。觀音菩薩說:此「諸法空相」本體之「相,」是「不生不滅 不垢不凈 不增不減」的。因此此經,是以般若真空的智慧立論,故不言真心,而言空相;其實,此諸法空相,就是諸法實相的理體。亦即是眾生的真心。一切諸法的現象,皆有此空相的真心而幻化。但空相的真心所幻生的諸法現象,反而覆蓋了此空相的真心。致使缺乏般若智慧的眾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本來具有此真心。

純果法師:「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這三句,是重釋空相,顯示自性真空。

既然諸法是空相,自然就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可是諸法在凡夫看來似乎還是有生有滅,有垢有凈,有增有減的。這是為什麼呢?因為諸法從緣生,就有生相,諸法從緣滅就有滅相,諸法有諸煩惱,就有垢相;諸法有諸菩提,就有凈相。諸法有諸惑業,就有增相;諸法有諸解脫就有減相。如《大般若經》云:「一切法非死非生,一切法非生非死,是謂般若波羅蜜多。」

印順法師:不生不滅等三句,是描寫空相的,本經所說的空相,是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這六不、三對,即是對我們一切法的種種認識,予以否定,使我們從此否定悟入諸法的空性。

這裡所應注意的:為什麼要舉生滅、染凈、增減,一對一對的法加以否定呢?這就是說明我們的言語思想,都是有限的、相對法,世間的一切存在也沒有不是相對的。即使說絕對的,絕對又是對相對而說的,稱為絕對,也還是不離相對。一切法沒有不是相對的,相對的即是緣起幻相,不能顯示即一切又超一切的空性。佛把這些相對的都否定了,從此否定的方式中顯示絕對的空性。

依世間所知的方面講,以六不三對來顯示,有他恰當的意義。生滅,是就事物的自體存在與不存在上說的:生是生起,是有,滅是滅卻,是無。垢凈,是就性質上說的:垢即是雜染,凈是清凈。增減,是就數量上說的:增即數量增多,減即減少。世間的一切事物,不外是體性的有無,性質的好壞,數量的多少。

凈空法師:一切法都有一個共同的意義所在,即「不生不滅」。若深入觀察,不過「緣聚則生,緣散則滅」之幻想而已。

「不垢不凈」此指四諦因緣「苦、集、滅、道」而言。「苦、集」是世間因果,「滅、道」是出世間因果。凡夫流浪生死謂之垢,聖者斷盡見思、超越三界謂之凈。

「不增不減」,乃對菩薩的開導。佛在此地告訴他們此現象亦非真實,所以說「無智亦無得。」大乘經說:「圓滿菩提,歸無所得,」說明不增不減。佛說的不增不減是從性上說的。性是空相,煩惱性是空相,菩提也是空相。從性上說,並無增減、垢凈、生滅。從相上說,一切諸法有生有滅、有垢有凈、有增有減。

禪家有句話所得好:「諸見脫落,獨露真常。」就是這個境界。

聖一法師:諸法的本來面目就是空相,諸法的實相亦是空相。般若照見煩惱本來是空,煩惱空就是菩提。一切法的實相是空,是故一切法從本以來,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

一切法不生,試問水中月有沒有生?無生。水中月有沒有滅?無減。水中月無生無減,一切法亦無生無減。又水中月有沒有垢穢?-無,污水裡也有水月,但不被污水所染,清凈水內亦有月,亦不染清凈水,故云不垢不凈。

「不增不減」,大海一天兩次潮水,海水不會增加,一天兩次退潮,亦不會減少,所以眾生成佛時,佛性不會增加,未成佛時,佛性也不會減少,生凈土,佛性不會清凈,墮地獄,佛性不會染污,凡夫輪迥有生死,佛性無生亦無死,等於虛空-明來暗去,空性無生無滅、無垢無凈、無增無減。

夢參法師:前面幾句只是破妄執,這幾句就是顯性了,就是性體。這裡講不變義,就是這六種「不」, 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就是諸法的空相。

一般說世間法---俗諦,你觀看世間法的一切相,世間法的一切相就有六種,就是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這叫世間相。

諸法是有,諸法的空相是什麼?就是五蘊、六處、十八界。真實空相有事什麼呢?無相。諸法就是有為法,空相就是無為法。在有為法裡頭,有生有滅,有垢有凈,有增有減;因為生滅、垢凈、增減,所以才說個「不」字呀!《華嚴經》就是這樣說的,一切法,塵塵剎剎,永遠如是,你隨拈一法無非法界,隨拈哪一法都是真理。

心經上告訴我們,就是你要修。怎麼修呢?觀。怎麼觀呢?想。

觀世音菩薩,既然以般若觀智,照見諸法緣起性空的原理,則如風掃浮雲,皓月當空,妄心粉碎,真心顯現。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

如果眾生能夠運用般若的真理智慧,觀照五蘊諸法,緣生性空。通達此諸法空相的理體,原本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不生執著,既無緣起為生,緣起為滅;以無出障為凈,隨流為垢;更非悟時為增,迷時為減。生滅,垢凈,增減等相皆空,則因執相而分別取捨、所招致的煩惱與不幸,當然亦消滅於無形。

聽一曲梵音,誦一段心經,植一樹菩提青青,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心無掛礙,澄凈純一。與清風撫琴,邀明月對飲,在晨鐘暮鼓中清心,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