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太厲害,以一己之力救了無數人的性命!

前段時間,我給你們聊了一部特別的創業電影《我家買了動物園》,說的是男主角花錢買了一個經營不善的動物園,並翻修一新的故事。片中男主角的小女兒經常因此露出難以掩飾的興奮小臉。不過今天要說的這部電影,女主角家更加炫酷,她家孩子的「陪睡寵物」直接是「高配版」的小獅子,
注意床上的淡黃色萌物而這個女主角,就來自今天我要跟你們聊的電影——《動物園長的夫人》。
故事始於上世紀30年代的波蘭華沙,女主角就是片名里說的動物園長的夫人安東妮娜
影片開場先給觀眾展示了她的日常生活——安東妮娜每天早上,都會親自去動物園門口迎接新一天的遊客,
然後騎著自行車在園裡遛小駱駝,
一路上她熱情地給各種動物打招呼,包括朝她大吼的老虎。
可以看得出,身為園長夫人的安東妮娜十分喜歡動物,而為了表現安東妮娜的這個特點,影片在開場特別設置了一個情節——一天晚上,母象卡莎生下一個幼崽,但象寶寶因為鼻塞而窒息,掙扎在生死邊緣,
此時安東妮娜顧不上被大象夫妻攻擊的潛在危險,小心翼翼地來到幼崽跟前進行搶救,
而母象並沒有完全領會安東妮娜的幫助,在安東妮娜搶救的時候一直用鼻子阻攔,
好在很快象寶寶的鼻子被疏通,隨後就醒了過來,
母象這才明白怎麼回事,伸出鼻子對安東妮娜表示感謝。
經過這一通折騰,安東妮娜雖然渾身黏糊糊,但她抑制不住成功挽救小生命的那種興奮,動物帶給她的快樂全都寫在了臉上。
從這個簡短的開場就能看出,雖然動物園裡的動物們過著沒有自由的圈養生活,但好在有個溫柔善良、膽大心細的女主人,日子也算舒適。就像影片展現的那樣,動物園裡的色調明快又清爽,給人一种放松的感覺。
然而走出動物園之外,世界則是另一番景象——整個華沙籠罩在陰暗的色調當中,街上還有不少猶太人在做著苦力,
而聯繫我前面提到的時間背景,不難推測出華沙即將面臨的遭遇:二戰。其實在戰爭爆發前夕,安東妮娜完全可以帶著孩子跟丈夫離開動物園暫時避難,但想到動物們即將無人照顧,夫妻倆還是留了下來。很快,納粹德國的鐵蹄踏進了華沙,動物園也遭受了炸彈襲擊,等戰火平息下來后,動物園裡已是破敗不堪
大部分動物被炸死,而那些受到驚嚇跑到街上的動物也沒能倖免於子彈的攻擊,
很快,動物園被納粹佔領,他們計劃把這片區域改為軍械庫,順帶為戰爭提供肉食等物資。
這讓安東妮娜頓時心痛無比又束手無策,而就在這時,她的德國「朋友」、動物學家盧茲海克提出,可以牽頭把那些「珍稀動物」帶回德國,等到戰爭結束再還回來。
這主意聽起來不錯,但安東妮娜的丈夫楊認為,這實際上是打著動物的幌子來控制動物園的齷齪行為。
而他說法很快就得到了證實,在遷走獅子老虎等猛獸之後,幾個納粹軍官大搖大擺地來到動物園來了一場「狩獵」,把園中的動物們都打死了,
昔日讓動物們安穩度日的地方此刻變成了屠殺的舞台,而安東妮娜唯一能做的捂住兒子的耳朵,在哭泣中聽聞那些喪盡天良的槍聲。
動物們死得差不多了,動物園也將面臨關停的局面,不過安東妮娜和丈夫並不想這麼做,他們找到盧茲海克商量,建議把動物園改成養豬場,用猶太人聚集區的垃圾作為豬飼料,養成的豬直接送到納粹的廚房,這樣納粹有了食物,動物園也能保住。
盧茲海克一聽這計劃也不錯,隨即答應下來。但他不知道的是,安東妮娜和丈夫如此「討好」納粹的行為,其真實目的是要把動物園變成一個藏匿猶太人的臨時避難所,以便為日後的地下反抗活動做準備。
而施行這個計劃,則需要嚴密的配合已經過人的膽識——白天,楊就靠著通行證進入猶太人聚集區收集泔水垃圾,趁著納粹放鬆警惕的時候就把幾個猶太人藏在垃圾箱里運出來,
獲救的猶太人在動物園裡藏匿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在納粹巡邏之前坐上飼料車逃出華沙。
起初,他們救出來的都是有志於反抗納粹的猶太年輕人,
但當楊進入猶太人聚集區的時候才發現,這裡已經淪為人間煉獄,他曾親眼目睹一個未成年猶太女孩被兩個納粹士兵拉到偏僻的角落進行侵犯,而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
猶太人聚集區的慘狀讓楊決定,儘可能地把更多的猶太人救出來,包括未成年的孩子們
看到這裡,估計你們都想到了那部經典的《辛德勒的名單》,男主角辛德勒用自己的工廠給猶太人提供了保全性命的避難所。
但本片中的園長夫婦所面臨的困難和危險則是辛德勒的N倍,因為他們只能把救出來的猶太人藏在地下室里,而動物園每天有各種納粹士兵出入,萬一有個異樣的聲響被聽見,園長夫婦所面臨的將是滅頂之災。
為了這樣的隱藏工作萬無一失,安東妮娜想出了一個特別的方法,她告訴前來避難的猶太人,午夜后只要聽到鋼琴聲,說明一切安全,大家可以從地下室出來用餐、聊天、活動;若白天聽到鋼琴聲,說明家裡並不安全,一定要躲起來不能出聲。
這樣的躲避方式,讓安東妮娜家裡的猶太人都變成了晝伏夜出的「隱形人」,雖然這種生活遙遙無期,但至少大家都能暫時過幾天平安日子。
於是,在周圍一片殺戮和絕望的世界里,夜晚的動物園變成了一處充滿愛與善的庇護所。
在此藏匿的人,有一部分不會久留,因為楊會聯繫一家暗中偽造勞工證件的麵包店,為他們提供假證,以此儘快離開華沙,
安東妮娜還會幫那些有著深色頭髮的猶太女人把頭髮染成金色,就像《黑皮書》里的女主角使用的方法一樣,
第二天一早,這些頂著金髮褪去猶太人特徵的人,就會裝作安東妮娜的遠房親戚,被平安地送出城。
這樣的營救計劃成功的次數多了,知道此事的人也多了起來,這其中就包括猶太區勞動局局長,他提出可以為營救計劃提供更有效的便利——給楊提供勞動局與猶太區的所有通行證,這樣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以勞工的形式把猶太人帶出來。
有了真的勞工證,更多的猶太人從納粹的眼皮底下逃出生天,躲進了動物園。
每當夜晚的鋼琴聲響起的時候,安東妮娜的客廳如同一個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大家紛紛走出來吃飯交談,暫時忘掉戰爭帶來的地獄般的傷痛。
這個過程中,安東妮娜和楊也遇到過各種有驚無險的插曲,比如那個叫盧茲海克的動物學家常常不請自來,聊騷安東妮娜,有一次還聽到了地下室傳來的孩子的哭喊聲,
比如楊在帶出猶太人的時候受到了德國士兵的刁難和盤問,險些露出馬腳,
不過好在夫妻倆都膽識過人,安東妮娜小小地犧牲了一下色相,假裝親密接觸捂住了盧茲海克的耳朵矇混過關,
而楊則拿出一副「再逼逼我立馬找你領導弄你」的架勢,
把那個士兵懟得啞口無言,只能乖乖地開門放人。
然而,這樣的計劃最終還是被經常去動物園的盧茲海克發現了,他先是燒了那家造假證的麵包店,然後打算對動物園進行大搜查,
不過好在安東妮娜及時轉移了地下室里的所有猶太人。
而這一次,動物園再次面臨被關停的局面,安東妮娜帶著兒子逃離了華沙,
而她的丈夫因加入波蘭地下反抗軍受傷被捕。
不過好在影片的大團圓結局讓觀眾鬆了一口氣——1945年波蘭全境解放,安東妮娜再次回到了華沙,在朋友的幫助下把動物園的房子修整一番,
而楊不久后也被釋放,一家人再次在動物園裡團圓。
到此影片的故事雖然結束,但隨著片尾字幕的緩緩升起,你會發現影片中說的與納粹鬥智斗勇營救猶太人的故事,包括那個動物園,都真實存在。
二戰期間,華沙動物園的管理者扎賓斯基夫婦利用動物園,先後營救了超過300位猶太人,把他們藏匿在動物園的各個角落,躲過了納粹的屠殺,
故事的原型扎賓斯基夫婦至今仍有在世的倖存者來到當年的動物園回憶那段難以忘懷的經歷。
如今,那座代表著生的希望的房子已經變成了扎賓斯基夫婦的紀念館,以此紀念他們當年英雄般的事迹。
紀念館地下室一角然而,在戰爭結束后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個動人的故事卻鮮為人知,直到非虛構類小說《動物園長的夫人》出版,越來越多的人才知道了華沙動物園的隱藏歷史,以及今天說的這部同名影片。
不過客觀來說,這部《動物園長的夫人》並非是最好的二戰電影,它與《辛德勒的名單》《黑皮書》《美麗人生》相比,少了些許歷史的厚重感,劇情重點都放在了女主角安東妮娜一個角色的身上,而同樣為營救工作付出的園長楊,在片中的戲份被擠壓成了若干片段。
而影片對小說的改編也讓不少小說的讀者頗有微詞,片中安東妮娜在得知丈夫在戰場上音信全無之後,打算犧牲色相請求盧茲海克打聽消息,兩人還發生了一段有過程沒進展的莫名船戲,
引得原著黨不停吐槽本片的導演和編劇。
再加上片中通篇使用帶著波蘭味兒的英語對白,讓這部原本幾乎可以與《辛德勒的名單》成為姊妹篇的電影,成為影迷心中一大遺憾。
不過,這並不是說這部電影把一段動人的歷史拍壞了,從二戰這個題材來看,片中也不乏人性光輝閃耀的段落,比如片中的園長楊,其實內心最想救的是科薩克博士,曾多次反覆勸說博士逃走,
但科薩克放心不下學校里那些天真的孩子們,所以從納粹把猶太人趕到聚集區開始,科薩克博士就沒離開過孩子們半步。
一直到納粹要把剩餘的猶太人都送往集中營的時候,楊還在極力勸科薩克跟他一起走,
然而此時的科薩克其實明白即將與孩子們登上的火車開往哪裡,但他依舊選擇跟孩子們待在一起,並編造了一個美麗的謊言,告訴孩子們坐上火車要去見一個偉大的魔術師。
而勸說無果的楊,只好憋著滿肚子的話把天真的孩子們一個一個抱上火車,他們天真的臉蛋和伸開的雙手都在表示對這段「旅程」的期待,而這些表情和動作卻像利劍一樣刺痛楊的內心。
所以在我看來,影片中的動物園雖然沒有過多地展示珍稀動物,也沒有各種萌萌噠的畫面,但絕對是世界上最動人、最值得讚美的一座動物園。每一場戰爭都把人間變成地獄,每一場戰爭都會造成血與淚的記憶,但對我們來說,那些真實存在過的人、真實發生過的不凡歷史,才是最應該被我們所銘記的,對嗎?請點擊此處輸入圖片描述